距离上一次写下博文,大概已经过去了三年半。重新把此地收拾起来,是一个新的开始,因此这第一篇博文,算是开场白。其实以前的博文都留有备份,但是翻阅一遍,觉得大多数并不值得恢复,只有四年前翻译的一篇《麦凯恩的败选演说》还可以读一下,所以恢复出来,作为第零篇。

能够有信心重拾博客,要感谢刘未鹏(pongba)。他是我很敬佩的一个人,年纪与我相仿,却在我浑浑噩噩的日子里做了十倍于我的工作。他写了非常出色的博客,后来集结成书,叫做《暗时间》,推荐各位阅读。多年前我们在 TopLanguage 讨论组有过几面之缘,互换了博客链接。几年后,他已硕果累累,我的却故障停机,连自己都懒得动手去修复一下。即便如此,我的那个链接依然没有被删除,实在是感动和惭愧的事情。平日在网上四处闲逛,写下的文字算起来应该也很不少了,却从没有保留整理,更没有回顾,最后连自己都不记得。既然如此,不如耐心写成博文,不仅是个记录,过程本身更是对思想的提炼和扩展。

当然,还要感谢妻子的鼓励,让我觉得平时写的东西还有点价值。

自从接触互联网,我做过个人网站,开过 MSN 空间,写过搜狐博客,也做过独立博客。形式不同,作用类似,断断续续有十多年。总是坚持不下去,因为我总是不知道到底要写什么,或者说博客这个东西,作为一种自我展示的工具,究竟应该是什么样子。

早期的博客定位于 weblog 一词的原始含义,即网络日志,是非常私人化的东西。尤其是在 MSN 空间风靡的时代,它的模式实际上比较接近于今天的社交网络。我发表或者上传任何东西到空间,所有 MSN 联系人会立刻在我的名字旁边看到一朵小黄花,类似于今天推送到他们的人人或者 Facebook 的时间线。显然,我的受众主要是 MSN 联系人,也就是我的朋友。在这种情况下,多数 MSN 空间中发表的日志内容都是私人化的,并不需要让陌生人看懂。

然而我并不是一个非常热衷于展示私人生活的人。这一点即使到社交网络和社会化媒体大行其道的今天也是如此。甚至,不同于社交网络,MSN 空间是默认开放的,也就是陌生人完全可以看到我的所有内容,即使我在发表的时候完全没有意识到这一点。即使都是朋友,也有非常不同的圈子,并不是什么话都适合在所有圈子里讲。久而久之,这种模式下的日志,变得越来越没有东西可以写。联系人越多,可以写的东西反而越少。社交网络崛起之后,MSN 空间的衰亡变得不可避免,因为社交网络才是这类东西本来应该的模样。

私人化带来的另一个问题是话题分散。我是一个兴趣很广的人,意味着我很难长时间集中精力在一个固定范围。我的博客内容也许五花八门,东拉西扯。在社交网络中这不是问题,大家已经习惯于信息过载。但是对于以传统博客方式来阅读的受众,这是比较难以接受的。比如你开设一个博客,我来订阅,除非我是你的个人粉丝,否则我看重的是你的内容价值,而不是你东拉西扯的个人兴趣。

第三个问题是快餐化。在信息过载、内容相关度很低的氛围里,很少有人具备足够的耐心。不仅内容的创造者没有耐心,阅读者同样没有耐心。所以,简短的几句话博文成为主流,泛滥的转载也成为主流,我自己也不例外。今天,前者被微博和状态取代,后者直接简化为一个“分享”或者“转发”按钮,笨重的博客已经不适合这个位置。

所以,我这个博客到底要怎么写,有了个大致的方向。至少,我明白了哪些事情不要做。第一,太个人化的东西不要。它要传递知识、思考和价值,而不是个人舞台。第二,分散的话题不要。我的兴趣范围太广,但是在这个博客里,我试图集中于 IT 科技和社会两个方面。事实上这两个话题已经很大了,我会寻找合适的切入点,寻求内容之间的联系,让博客对于一个小范围的读者来说更有价值。第三,宁缺毋滥。我的更新速度可能不会超过每个月一篇,但是希望每一篇都花上足够的时间和思考,写出足够的有意义的内容。

如果你对这个博客的内容感兴趣,无论同意还是反对我的观点,都欢迎留言给我。同时,博客里的所有内容,欢迎在保持署名的前提下任意转载或使用(知识共享(署名)许可协议)。可以商业用途,可以修改,唯一的要求就是保留署名。当然,如果能给出一个原始连接,那就更好了。


目前还没有评论

抱歉,我的博客系统仍在开发过程中,目前暂不能支持游客留言。请先登录(),或者在开发日志中留言。谢谢!